2013年1月11日

校董會「極遺憾」 促管理層換人
嶺大超收生責在兩要員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嶺南大學屬下社區學院及持續進修學院,去年超收學生事件的調查報告昨揭盅,兩院共超收近三千六百人,較原定目標收生人數超逾一倍。報告直指嶺大協理副校長陳增聲,未能充分執行兩院的監控措施,要為事件負上主要責任;至於已辭職的兩院院長馮培榮,報告批評他以個人意願作出多項進取決定,下屬亦指他管理手法獨裁。嶺大校董會主席陳智思稱,接納報告內容,並對兩人表示「極度遺憾」,要求嶺大管理層作出新的人事安排。

  去年被揭發超收學生的嶺大社區學院及持續進修學院,調查委員會經三個月調查,昨公布有關內容。報告指出兩院在不同階段提出不同預期收生目標人數,最終分別取錄二千八百多名及四千一百多名學生,較原定三千三百三十人的目標,超收近三千六百人。至於持續進修學院提供的新毅進文憑課程原定收生二千五百人,最終只取錄約一千四百人。報告強調超收並非由於任何壓力,純粹是一連串的嚴重疏忽。

  調查揭連串嚴重疏忽

  報告指出,新推出的高等文憑課程於招生前,並未通過聯校質素檢討委員會審批,而在收生過程中,兩院曾放寬收生標準,導致近七百五十名新生中,有一百二十三人並未符合最低入學資格,學院亦沒有為學生安排附加課程。

  作為兩院管治委員會主席的嶺大協理副校長(學術質素保證)陳增聲,報告認為他沒有充分執行對兩院的監控措施,而當發現總收生人數已超逾八千人時,沒有為增聘教職員作出及時決定,因此要為今次事件負上主要責任。陳增聲調查期間向委員會解釋自己採用宏觀管理方式,沒有仔細了解事件詳情,因此毋須對此「不幸事件」負責。

  對於已辭職的兩院院長馮培榮,報告批評他只按個人意願作出多項進取收生措施,包括向下屬命令「盡收」學生、取消成績已達標學生的入學面試、取錄成績不達標的學生等。此外,下屬抱怨馮採獨裁管理手法,以及沒有建立一套正規記錄的行事及管理程序,讓下屬按本子執行。報告又同時點名批評,社區學院副總監周婉雯及前助理總監羅英娥未能善盡其職。

  社區學院兩人亦捱批

  嶺大校董會主席陳智思表示,校董會已接納報告內容,對陳增聲和馮培榮「極度遺憾」,對周婉雯與羅英娥「非常失望」。對於陳的去留,陳智思未有正面回應,只表示校董會已通過招聘新人處理兩院的工作。至於馮被校董會以強烈措辭譴責,他相信已對馮的事業有影響。

  至於報告並無提及校長陳玉樹在事件的責任,陳智思指出校長去年已向學生及公眾致歉,並公開表明會一力承擔所有責任。「校長因健康理由提出請辭,是早於超收事件提出,因此兩者並無直接關係。」他又要求陳玉樹及校方管理層,就人事變動安排及調查報告的建議,四月向校董會報告,並同時透露陳增聲目前正休假,由持續進修學院副總監蕭秀燕暫代職務;至於馮培榮本月底正式離任。

資料來源:http://hk.news.yahoo.com/

2012年12月23日

世界末日 浴火重生

根據瑪雅預言,

2012年12月21日,

是世界末日。不過,

這天,世界並沒有毀滅;

這天,恒管也沒有崩塌。

這天,對於恒管來說,

倒是掃除障礙浴火重生

踏上康莊大道的起點!

祝願恒管,

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2012年12月21日

學生會質疑恒管校長崔康常
離任不通知學生

恒生管理學院校長崔康常約滿前請辭,年底離任,他在宣布離任記者會期間,學生會主席薛嘉明亦有到場追問他,為何離任消息沒有通知學生,又質疑崔康常,以營運生意的模式辦教育

薛嘉明又向傳媒表示,過往學校的教職員和高層升遷,都有透過電郵通知學生,但今次學生會,對校長離任一直不知情,他又質疑學校的管治架構有問題,例如校務委員會,學生代表只屬觀察員角色,學生亦不知道校董會的架構。

他又說,欣賞崔康常為學校爭取批地以及開辦學位,但認為對方,較適合管治中學,因為大專院校,需有更多的言論自由,決策亦應有較廣泛的諮詢

資料來源:香港電台

恒管校長崔康常提早解約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原定於一五年才合約屆滿的恒生管理學院創校校長崔康常,據悉日前被校董會勸退,提早解約,明日生效,現任常務副校長方梓勳將擔任署理校長,而學校將啟動遴選校長程序。崔康常接受本報查詢時沒有否認離職傳聞,只表示「無可奉告」,又指學校今日會有公布。有高等教育界人士指,恒管似乎未有按正常程序交代事件,做法實屬罕見。

一○年成立的恒生管理學院,目前共提供五個學位課程,今學年的收生情況理想,創校校長崔康常去年初曾被學生投訴,指責學院仍以中學模式管理經營,又認為崔康常沒有足夠資歷出任專上院校的校長,校董會經過一個月的調查後,決定將校政分工,崔康常負責學院新校舍的擴建工作,以及經費籌募,至於學院的一切行政管理,新設一名常務副校長負責,由時任翻譯學院院長方梓勳擔任,全權掌管學校行政管理、財務,以及學術研究等工作。

恒管近月已傳出校董會希望崔康常提早離任,雙方就提早解除合約的條件進行商討,但一直膠,直至近日有突破性發展,雙方達成共識,有傳崔康常獲校董會一筆補償金。據悉,由於整個商討是私下進行,校董會未有召開正式會議,通過崔康常的離任決定。 據本報獲悉,校方今日將會公布詳情,包括崔康常會在今日之後正式離任,由現任常務副校長方梓勳擔任署理校長,而學校將啟動遴選校長程序。崔康常昨日接受查詢時沒有否認離職傳聞,只表示「無可奉告」,並指學校今日會有公布。

據了解,崔康常對於「被要求」提早離任感到委屈和不快,但昨日仍如常上班,更在確定會提早離任後,與曾共事多年的前恒商同事會面,講述目前的最新情況,並向同事透露,「離任後仍在教育界服務,並以具宗教背景的學校為首選。」

有恒管教職員坦言,由於私立大學與公營院校的運作不同,期望新任校長日後能具私立院校的管治經驗,令學校的資源運作更得宜。亦有教職員表示,目前多所院校,包括香港大學、嶺南大學、香港教育學院、東華學院等,正進行校長全球招聘,期望恒管新校長亦能循全球招聘途徑遴選,並成為符合領導恒管的人選。 有不願透露姓名的高教界人士認為,恒管未有正式向外界交代校長離任的事宜,做法實屬罕見,「現時私立院校的競爭激烈,恒管未有對外公布事件,亦沒有宣布署任校長的人選,令人感覺透明度不足,甚至令人聯想是政治壓逼,擔心會影響恒管的形象。」

教育局回應指香港的專上院校享有高度自主權,一般而言,其人事的聘任屬於院校內部事務。

Source: Yahoo!HK

2012年10月23日

吹雞新鮮事續

冇料冇貢獻,只識吹雞雞
話說吹雞囉住百萬年新仲霸住個茅坑唔痾屎,晌山邊高級食府完全冇做啲乜野。算嗱,呢佢都管唔到;講到佢份內事,好似都冇咩實績出左黎。籌款都籌唔到。唔係掛,佢好高新都至少籌到百萬啦。唔係出高新比佢,真係坐晌到吹雞

私建後雞園
話說吹雞當年,隻手傘天,夏天怕太熱會發雞瘟喎。之後,就晌天台起左個后雞園,比自已蔬芙吓。其他人唔洗諗,冇你份。唔知呢個雞園係未痾肥屎比錢嫁? 係未公款呢嫁?冇大局view 就冇,連小事都有私心,真係想整到山邊高級食府沉左先開心咩?

一個人霸三個茅坑
一人有一個茅坑,吹雞有三個,點解吹雞有三個?唔通佢屁股有三個?最慘又要痾肥屎埋單,唔係呢,鬼叫你唔係吹雞。條友又係冇大局view 。點叫山邊高級食府唔沉咩
 
作者:不平人

2012年10月14日

吹雞新鮮事

霸住茅坑唔痾屎

 
話說茶餐廳離開「山邊高級食府」之後,吹雞仲留番間大「痾肥屎」,俾佢個愛將,日日等住茶餐廳幾時番黎,重温以前晏晝孖公仔去佢哋最鐘意嘅客棧飯堂,一齊出計仔對付果班唔識教野,但係evaluation 5.0以上,又成日唔聽話嘅高級食府大廚。吹雞一定想最好番番去舊時人人要打咭,個個坐係「痾肥屎」隨時應佢召嘅「大排檔」最威水日子。果陣時,「大排檔」之內,除咗茶餐廳,仲有幾件prefect,成日巡房仲夾埋偷窺,真係笑死人。之不過聽聞茶餐廳去到「不舉食府」,唔知乜野原因,冇幾奈就走人,睇黎轉枱之後又想有樣學樣搞番攤高級大排檔,但係人哋似乎都係想認真搞高級食府,如果唔升呢,冇大格局view就係冇,扮都冇用架!真相就要學吓水果日報,派狗仔去追查吓至得。
 

會唔會抵觸平機法

 
講到有人霸住個茅坑唔痾屎,有啲野就真係大家可能唔知。「山邊高級食府」除咗茶餐廳之外,仲有個隱形「一片金」,掛正名號搞機,但係佢好似唔止唔駛教野,仲唔知幾時番工幾時放工,就算有番工,以佢依家嘅 post, 有乜野理由仲霸住個大「痾肥屎」,其實「山邊高級食府」有幾個大廚仲坐緊細梗房。更加離奇嘅係邊個請一片金,有冇經過正式人事手續;有冇公開招聘?如果冇經過正式人事手續,係咪唔合規定?如果冇公開招聘,會唔會抵觸平機法?唔通吹雞仲可以玩隻手遮天?遲啲會唔會連茶餐廳都番埋黎架?唔該吹雞解吓畫。唔該各位食府股東深入了解吓!
 

蝕本都要留住心腹

 
仲有,人人都知一片金黎「山邊高級食府」嘅時候,佢舊時做開間舖嘅舊伙記,都戥間舖開心,因為佢係同行眼裏面,實在唔知有啲乜野作為。而家「山邊高級食府」嘅機房設備,只要有個有經驗嘅伙頭,加上適當人手,就搞得掂。請問佢咁多錢為「山邊高級食府」做咗啲乜野呢?吹雞成日話「山邊高級食府」蝕本,點解仲要駛寃枉錢係毫冇貢獻嘅一片金身上?
 

吹雞嘅格局始終冇變

 
今個學期「山邊高級食府」幾個地盤開工,少咗好多車位。但係吹雞又係度霸住個茅坑唔痾屎,一條友霸三個車位,唔俾其他人用。「山邊高級食府」CEO吹雞嘅格局始終冇變,大事冇辦法理,因為冇大見識;小事唔識理,因為私心太重,唔識顧全大局。睇黎冇大格局view就係冇,連扮都冇本事扮!
 

係咪想整沉海上食府呢

 

最近有報紙報導吹雞話「山邊高級食府」招收學徒人數「嚴重不足」,咁嘅錯誤消息,先至係嚴重影響「山邊高級食府」商譽!有人問吹雞佢有冇講過,佢話冇,但係吹雞嘅誠信,人人都知,就算佢有講過,事後發覺講錯野,一定唔會承認。就算今次佢真係冇講過,以佢跌落地要拿番咋沙嘅個性,點都要出黎澄清吓掛?冇出黎澄清,唔通佢心虛,真係講過?乜野居心啊!係咪想搞一拍兩散,將高級食府由山邊移到海上,然後整沉佢呢?

 

投稿人:路邊社記者

2012年5月1日

向恒管校監梁高美懿女士致謝

梁女士即將離開恒生銀行之際,感謝她對於恒管成立之初的關注。

恒管得以打下穩固的基礎,更端賴梁女士與校董會、校務委員會,合力設法排除發展上的種種障礙。恒管的茁壯與成長,對於香港高等教育的貢獻可期。這是報答當年出資辦學董事最好的回饋。

梁女士的風範與貢獻,師生定必銘感於心。

祝願梁女士卸任後有更多采多姿、稱心如意的生活。

投稿:HSMCSTAFF 於五一勞動節

讀商科有用嗎?

這是一篇在華爾街日報發表,題為「讀商科有用嗎?」的文章,專門探討商科課程的發展及其不足的地方,不論是對校方或是師生,都有參考價值。之所以貼上供大家閱讀,希望同學攻讀商學專業課程的同時,避免忽略多元學習的重要。更希望藉此讓大家了解恒管多元課程的發展,看似互不相干,其實只要將各系課程整合得宜,將可收紅花綠葉之效,益彰優點。

恒管成立兩年,經過新人事及新作為,加上師生的共同努力,已逐步形成大學氛圍與規模,此穩步向前的景象,誠屬可喜。

http://hk.biz.yahoo.com/120413/364/4gjyq.html

《華爾街日報》─ 如今美國大學校園裡的商科專業多如牛毛。但一些人認為,這些專業可能沒那麼有價值。

在美國大學設置的專業中,有超過20%為商科,比第二大類專業──社會科學與歷史──多了近一倍。

在過去這30年裡,這個比例一直保持相對穩定。不過,現如今一些大學教職員、學校管理層以及企業的招聘者都開始質疑在本科階段設置商科專業的價值。
最大的質疑在於:本科階段的商科學習太過於關注金融和財會方面的具體細節,未能通過長篇論文、課內辯論和其他文科課程通常採用的手段,來幫助學生充分發展其獨立判斷和思考的能力,以及掌握解決問題的技巧。

企業指出,他們需要的是思想靈活的人,應聘者應該具備獨到的見解、且通過接觸各種學科領域而掌握了廣博的知識。盡管大多數招聘企業不會直白地表示他們拒絕商科畢業生,但從事咨詢、科技、甚至金融行業的企業均表示,他們希望應聘者擁有更廣泛的學歷背景。

《對大學商科教育的重新思考:為專業而進行人文學科學習》(Rethinking Undergraduate Business Education: Liberal Learning for the Profession)一書的作者之一威廉姆蘇利文(William Sullivan)稱,盡管這並非專業設置者的本意,但商科專業將商科和文科專業區別開來,商科學生認為他們的課程與其他學科毫無聯系,這已經對學生造成 了壞影響。

很多學校已經開始意識到了這一點並有所行動。喬治華盛頓(新聞 - 網站 - 圖片)大學(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聖塔克拉拉大學(Santa Clara University)以及其他一些學校的商學院開始調整他們的商業專業的本科課程,以便更好地將歷史、倫理學和寫作等課程同金融以及市場營銷等結合起 來。

喬治華盛頓大學商學院院長杜格格思裡(Doug Guthrie)正計劃從學校的心理學系和哲學系請些專家來教授商業倫理課程,此外他還打算從工程學院系中尋求幫助,來解決能源和環境的可持續性這一課題 的學習。他預計將在今年秋季推出一套新課程,這其中還將包括一門關於商業和社會的主修課程。

這樣的調整將會令招聘企業滿意,企業一直以來都在尋找來自諸如英語語言文學、經濟學和工程學等其他專業的全方位人才。就連金融企業都認為,那些來自其他專業的畢業生通常具備很強的思辨技巧和解決問題的能力,而這正是有些商科畢業生所欠缺的。

為眾多投資銀行提供新雇員金融培訓課程的Training the Street Inc.的創始人斯科特羅斯坦(Scott Rostan)稱,「企業在尋找的是人才,而不是那些書本上的知識。他們雇人不是因為這些人上過並購課。」

商科專業早在十九世紀就已經存在了,不過那時的商科學習通常被視為職業培訓。一些專家認為,這個專業屬於商學院,在進入商學院攻讀工商管理碩士學位之前,大學本科階段的學習內容應該是關於這個世界的。

丹佛大學丹尼爾商學院(University of Denver's Daniels College of Business)明年秋季開學後將提供一門必修課,教一年級學生如何以全球視野來看待商務問題。這門課將提供商業歷史、倫理、社會責任、可持續性以及其他一些課題的指導。

在丹尼爾商學院負責本科課程的副院長丹尼爾康諾利(Daniel Connolly)說,在學生學習生涯的早期引入這樣的內容應該可以幫助他們「將知識點連接起來」。

就連歷來主張大學本科學習應該縮小關注范圍的一些歐洲學校也開始尋求擴展課程內容。
西班牙(新聞 - 網站 - 圖片)Esade商學院大學課程主任阿爾弗雷德凡尼斯(Alfred Vernis)稱,「教育不應只是專業的學習。」他表示,人文學科應該被「嵌入」其他學科之內。Esade商學院計劃在2013年秋季推出一套新的本科商科課程。

學校做的這些足以改善現狀了嗎?許多招聘企業表示,現在下結論為時尚早。不過無論怎樣,為保証人才的多樣性,企業很可能還是會繼續考慮非商科專業的畢業生。

Facebook 公司是許多大學畢業生找工作時的熱門之選,這家社交媒體公司遴選人才並不依據某一專門的專業。該公司招聘經理克麗絲騰米克斯(Kristen Clemmer Meeks)說,「這和你學過或是沒學過什麼東西沒關系。」她表示,一些工作需要應聘者具備更多的分析能力,這些部門的新員工可能來自商科、經濟學、數學 或是其他任何專業。

瑪格麗特科比特(Margaret Copete)是咨詢公司博斯公司(Booz & Co.)負責北美校園招聘的主管,這家公司本學年的本科畢業生招聘人數增加了59%。她表示,大約三分之一的新員工在學校是學習商科的,其余人員學習的專業包括數學、護理和經濟學。科比特說,在本科畢業生中,她尋找的是那些具備基本素質,能夠被訓練成為優秀顧問的人才。

許多學校已經開始要求學生至少學習一些商科主業之外的課程。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s Wharton School)的四年級學生、現年22歲的傑德薩默斯(Jed Somers)稱,盡管他大部分時間都排滿了沃頓商學院指定的必修課,但他還是選修了巴西(新聞 - 網站 - 圖片)鼓和藝術史等等課程。(沃頓商學院表示,該院學生有大約一半的課程是文科課程。)

薩默斯今年7月份將去巴克萊資本(Barclays Capital)上班,從事固定收益指數產品的銷售工作。他認為商學院的學習對他得到這個職位有幫助,因為這顯示他對這個領域「有激情」。
巴克萊資本負責美國校園招聘的塔拉烏杜特(Tara Udut)稱,該公司近些年來新招聘的分析師中有大約一半來自商業、金融、經濟和財會專業,不過「來自非金融專業的學生帶來了一個很有價值的視角」。但是 她也表示,那些擁有文科學歷的應聘者通常需要「對這個行業下額外的苦功夫」。

撰稿﹕華爾街日報Melissa Korn

2011年12月16日

這樣的事情對山邊學院的發展會好嗎?對私立大學的發展會好嗎?

一個沒有學術聲望的山寨貨校長對山邊學院的發展會好嗎?對私立大學的發展會好嗎?

傳聞在教學人員與校舍設備都不足的情況下,下學年山邊學院還打算加倍收生,對山邊學院的發展會好嗎?對私立大學的發展會好嗎?

錢莊掌櫃坐視不理問題的癥結,對山邊學院的發展會好嗎?對私立大學的發展會好嗎?

學術孖A局從不質疑山寨貨校長的資格,卻厚顏拿一大筆審查費,無視嚴重後果的做法,對山邊學院的發展會好嗎?對私立大學的發展會好嗎?

學術孖A局如果再縱容山寨貨校長亂報收生人數,不加以限制或糾正,甚至放任他混水摸魚,對山邊學院的發展會好嗎?對私立大學的發展會好嗎?

上述問題,關心私立大學發展的人士,都應該站出來仗義執言。


投稿人:雙子A

2011年12月9日

公私兼顧:從私立大專、政府資助到公共利益 作者﹕方梓勳

【明報專訊】香港的大學學位不足,困擾經年,向為社會人士所詬病。每年中學畢業生約有8萬人,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轄下共有1.5萬個資助學位,入學率為18%,若把6000個自資學位計算在內,入學率也僅達26%。政府近年大力鼓勵開辦私立大專院校,既撥地興建校舍,還設立免息建校貸款,最近更宣布即將設立30億的「自資專上學院研究基金」。然而,在用者自付的原則下,政府在私大建校之後便終止直接的資助,各校自負盈虧,也可說自生自滅。

經費和財政是高等教育營運的首要考慮。就普通的資助學位課程來說,公立大學每年學費4萬多港元,加上政府18萬元的補貼,平均每一個學位的成本是22萬元;這只是保守的估計,政府的研究經費和其他非經常資助,以至私人捐款還未計算在內。那麼,私立大專和大學又如何?大概可用「捉襟見肘」來形容。

「一個不能少」的弔詭

學費幾乎佔私大全部收入的來源。學生每年學費以5萬多元為起點,最高不過8萬元,還不及公立大學學生成本的一半。况且私大年資淺短,沒有財雄勢大的舊生群體,籌款不易。按道理說,收生豈不是愈多愈好?事實不然。各學系的學生人數,香港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都有嚴格的規定。一方面,學生是學院的「招牌產品」,私大必須竭力維持學生的質素,絕對不可濫收。另一方面,多收學生,就要多請教師,其他開銷也會水漲船高,出現「一個不能少,也一個不能多」的困局。

香港大學SPACE開辦明德學院,早前聘請獨立顧問進行可行性研究,報告書就質疑財務預算不合理,又指出首10年經營虧損高達10%,要長達廿年才有5%回報,可見私大不易為。以恒生管理學院為例,本年的財政預算便出現赤字,其中最大的支出是薪酬,相當於全年的學費收入。尤其學校奉行小班教學,每班不多於20人,因此教師人數和成本可觀。

一流城市豈容二三流教育?

恒生管理學院校董何子樑醫生說過:「大學猶如醫學,不容許second best(二流)。」辦大學的目的是the pursuit of excellence(追求卓越);質素先行,其他自會步入正軌。我們經常勉勵師生,要極力打造一所一流的管理大學,只有這樣,私大才有存在價值,辦學才有意義。政府應該為私大提供有利的環境和條件,提高學院的質素,為香港的高等教育開拓新地,將之發展為創匯產業,使香港成為施政報告所言的「教育樞紐」。無論在管理和體制方面,私大的出現和發展是香港教育史上的必然,是巨變,也是演進。

假如香港高等教育私立化失敗,而政府又不擴大公立大學的學額,只會帶來不少社會問題。首先,可及性(accessibility)和社會流動性(social mobility)的考慮。上文提及本港大學學位嚴重不足,莘莘學子唯有望門興嘆。較為富裕的家庭,自然可以送子弟到海外留學,徘徊本地大學網外的學生,很多來自基層。政府設有「專上學生資助計劃及專上學生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自然有所幫助,但為一紙文憑而長年負債,實令學生和家長卻步。另外,還有質素的問題,倘若私大財源長期緊絀,只能以低成本方式營運,自然不得不「抄近路」(cut corners),迹近學店;私大淪為二流、三流大學,也只能教出二流、三流的大學生,導致學歷膨脹,不學無術的畢業生拿着學位文憑,在就業市場中招搖過市。這是香港這發達城市所樂見的嗎?

綜合以上所述,本文提出3項建議,以供政府和教育界參考:

第一,經常資助。每名學生的資助可以低於公立大學的水平(否則便違反了私立的原意)。以恒管為例,假如有公立大學四分之一的補貼(例如每名學生資助4萬元),基本上也可以達到收支平衡。

第二,資本支出(capital expenditure)的補助。私大的基建項目和大型設備等可以申請資助,甚或設立競投機制,提升私大的設施的水平。

第三,啟動資助。私大創辦初期,開源維艱,如有政府補助經費,就更易上軌道,發揮私大的自由與效率的特色,較迅速地擁有跟資助大學競爭的條件。

公有財,公有利益

不妨考慮香港鄰近地區的情况。台灣的大學和獨立學院超過160所,差不多全數高中生升讀大學,就是因為除了所謂國立大學之外,還有很多私立大學,政府補助私大經常收入達20%。日本的私立大學制度設立多年,早稻田大學和慶應大學等享譽國際,政府的資助年前達到29.5%的高位,最近由於經濟不景而回落,仍有12.2%。大學是「準公有財」(quasi-public goods),兼備「公有財」和「私有財」的若干特質,大學學位既是學生個人的得益,也間接提高整個社會的文化水平,增進公民意識,可說是「公有財,公有利益」(public goods for the public good)。大學是城市發展的關鍵產業,可為地方打造品牌(branding)——世界上的大城市必有著名的大學,也有城市因為大學而出名。完善的大學網絡可提供就業機會,帶動消費,更會招攬和匯聚精英,提升香港在地區和國際的競爭力。

作者是香港恒生管理學院常務副校長暨翻譯學院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