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7日

A工廠

恒商被稱為A工廠,看官可能有所疑慮,到底恒管能否延續這個稱號?其實,請不必為此擔心,恒管仍是不折不扣A工廠。只是這裡的「A」,不是英文字母「ABC」的「A」,而是冠詞「A、An、The」的「A」,所以當閣下直呼恒管為「A factory」的時候,在讀音上可要多加注意。

「A factory」並非浪得虛名,工廠式管理的痕跡,隨處可見:

1. 教授必須按時上下班並需要打咭。「A factory」對教授施行朝九晚六「硬性上下班時間」,由於有些從八大院校挖角加盟的教授,感到被羞辱而不肯打咭,該制度已於今個學期取消,而上下班時間亦稍微縮短。然而,這種「硬性上班模式」,對工廠的裝配工人來說,是慣常的做法,但對大學、大專、及社區學院的教授來說,則可說是絕無僅有。

2. 教授辦公室及教室的門戶必須設置窗口。為方便高層監察教授在辦公時間和上課時間能否按本子辦事,在教授辦公室門口和教室門口均須設置窗口。事實上,不少教授都指出,在授課期間,的確見過有高層在窗外飄過,可信性應比看到UFO為高。公平地說,部份大學也有類似設計,但當教授把窗口封閉,校方亦不會加以阻撓。不過,據聞在「A factory」亦曾經有些教授,以私隱為由把窗口封上,立即被高層勒令撕掉。

3. 教授必須接受觀課評估。在「A factory」不管是中文、英文、商業、經濟,通識、及其他學科的專業教授,均需要接受非中文專業、非英文專業、非商業專業、非經濟專業,及非通識專業的管理高層觀課評估。這種工廠式品質控制的手段,在學府執行,在理論上已令人質疑;加上在實踐上,出現「外行領導內行」的情況,管理高層對專業教授的評語及建議,可信性及可用性均極低。

4. 教授超時工作。與工廠不同,「A factory」的超時工作,是沒有補水的。海外及本地大學、大專、及社區學院,研究型教授的授課時間,上下學期合共大約為九至十二節課,而教學型講師大約為十八至廿七節課;在「A factory」研究型教授大約為三十二節課或以上,而教學型講師當然遠超於此。此外,研究和備課的工夫,往往不限於辦公時間內,教授的這些工作模式,是恒管領導層無法理解的。

5. 高度標準化。在工廠實施ISO,是常見的品管手段,在大學實施ISO,則可謂「阿茂整餅」。「A factory」好做唔做,竟在大專院校大搞ISO認證,因而大量製造及執行毫無必要的文件和程序,徒為教授和職員添煩添亂。事實上,大學是個挖掘、探索、及傳授知識的地方,在這個過程中,營造一個百家爭鳴、百花齊放的環境,至為重要,大學師生透過獨立思考、理性分析、及互動交流,在真理越辯越明的前提下,知識得以傳承。高度標準化只會為學術環境添置障礙。

6. 中央極權。據聞在「A factory」,事無大小、輕重、緩急,均需要高層事事關心,諸如傢私雜物、圖書軟件、或場地設施等,通通有待高層拍板。可惜高層的思維,有時別樹一幟、有時朝三暮四,在在令人無所適從。加上「A factory」的集體活動出奇地多,甚麼春茗團拜聖誕餐、甚麼員工專題研習班、甚麼開學畢業大晒冷等,全部強制參與。至此看官不難發現,「A factory」又不是跨國合資企業的工廠,而是土產家庭企業的工廠。

據路邊社消息透露,「A factory」已被提名參選「第一屆壁屋式管理大獎」,預料將會大熱勝出。

4 則留言:

  1. Thanks for the insight. No wonder it is called "a factory". It is a factory indeed. I feel bad for the faulty. That place sounds like a hell hole.

    ISO for a uni-to-be. That's a first. May be with an ISO certification they can increase tuition next year!

    回覆刪除
  2. I overheard that in Hang Seng Communist College, top management would sneakily check the our emails. Is it true?

    回覆刪除
  3. It must be a common practice in every Communist college. HSMC Wall is a democratic entity and should be a relatively safe platform.

    回覆刪除
  4. I can't imagine that the HSCC top management may peep at subordinates' email messages -- I thought only the North Korean Government might do so. I think this should be legal, but is absolutely unethical.

    I also heard that the HSCC top management has already been aware of this Wall, but I believe that their fun must be diminished because peeps are no longer required.

    回覆刪除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