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2日

校長回應「九宗罪」的兩點迷思

大學校長資格

「校長崔康常否認部分指控,表示自己曾在大學任教、擔任非牟利專上院校議會主席,有足夠資歷出任校長,校長聲稱曾於大學兼職任教,所以就能勝任大專校長一職。」(星島日報報道 - 2011年3月9日)。

「若我和副校長不稱職,教育局又怎會讓我們續任?而我在大學曾兼職教授碩士課程,亦有批閱博士論文。」(文匯報- 2011年3月9日)。

事實上,一個在大學兼職任教碩士、及參予批閱博士論文的博士,在大學比比皆是,擁有這類資格的博士,在一般大學,正如另一位同事在「恒管牆」所言,也只能擔任個導師職位。在一般大學,由一個只有大學導師經驗的人,說自己能勝任大專校長一職,實在貽笑大方。

縱觀其他香港私立大學或專上學院,校長和副校長在上任前,都已擁有豐富的大學管理經驗,而且都具一定學術成就及有領導能力的學者。有這樣的要求,是因為這是大學校長資格的基本門檻,正如2005年香港嶺南大學招聘校長的資格中,提到校長必須「在學術或專業領域中享有國際知名度」、「具備國際視野及使命感」、及「有令人信服的領導才能」。

又如台灣教育部「大學法」就有規定,大學校長「應曾任教授或相當於教授的學術研究工作,並擔任教育行政職務四年以上」。這樣的要求不無道理,絕非過份。大學校長必須經過長時間的學術研究洗禮,充份了解大學的生態,才能領會教學與研究的平衡及真諦,才能領導我們走向大學之道。

縱使現時崔校長作為大專校長的學術視野,表現確實讓人困擾,然而正如他面對記者質詢時辯解說:

「商學院院長蘇偉文等亦有教授大學經驗」(星島日報 - 2011年3月9日)。

「副校長李天生是中大商學院前院長」(文滙報2011年3月9日)。

因此,只要崔校長身邊擁有良將及有點自知之名,能謙卑接受別人意見、信任下屬,不用事事炫耀表現或突出自己,是有機會成為有風度和令人信服的領袖,亦不會事事感到受下屬威脅,或會修成正果。然而歷史告訴我們,多少領導人往往犯著同一錯誤而步向同一結果:剛愎自用直到無法收拾的地步。對大學管理無知固然是大問題,加上剛愎自用就更是無藥可救。究竟恒管現在需要一個怎樣的校長,才最有利她正常及長遠的發展呢?又或者她要忍耐(受)多幾年才得見曙光?

大學副校長資格

當學生投訴「副校長未曾任大學教職」時,校方的解釋是「副校長李天生是中大商學院前院長」(文滙報2011年3月9日)。

然而,李天生教授是「學術副校長」,而非學生所質疑的那位從沒有在大學任教及大學行政經驗的「行政副校長」歐翠華女士。校長崔康常的解釋,事實上是想避重就輕、轉移視線、顧左右而言他。事實上歐副校長並非如崔校長所言:「行政副校長雖非為大學教授,但會負責執行其他管理」(星島日報報道 - 2011年3月9日)。

歐翠華女士是恒管唯一沒有博士資歷、從沒擁有大學行政經驗、而又當上大專副校長的人,但她的行政權力無遠弗屆,她可以主導或干預課程的編排、決定眾教授在一星期中那一天可以利用半天從事研究(請注意:並非如崔校長所說,教授都有一天的研究時間,因為其中半天,其實是教授及所有老師都擁有的,而歐副校長在公開場合稱這半天研究時間對教授來說是「享受」)、又或者對學生執行紀律(例如學生用詞不雅,會好像中、小學一般考慮召見家長或要求學生寫道歉信)。

她甚至是最近剛成立的Progamme Affairs Committee(PAC) 的主席,負責控制課制質量及收生決策(註:PAC的成立,絕大部份的教授都從未被諮詢過),她的管轄範圍,其實已超過一般大學行政的權限。

這種完全控制型的管理模式,似乎較適合中學,講求事事管、樣樣理,但現代的大學管理講求放權少管,尤其當同事比自己更熟悉大學環境及運作時,放權是必然及最少衝突的做法。一味的強調「這是恒商的文化」,只是抱殘守缺。

總的而言,恒管需要一個開放變通、有豐富大學行政經驗、了解大學文化、並非一味強調所謂恒商文化、清楚掌握大學脈博及自我角色,而又有一定學術地位的管理高層。大學行政理應支援及服務學術,絕不能本末倒置。如果恒管再這樣發展下去,會是一所怎樣的大學呢?當世界潮流是大學管理越來越開放的同時,我們是否仍神遊於上古思維而感覺良好?數年後,她會不會遠遠落後於樹仁、珠海、SPACE、中東、IVE······之後呢?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