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4日

兩件恆管閑事

第一件閑事

Hi Everyone,…… As email is NOT a good channel for public discussion, please note that the ITSC has an Acceptable User Policy (similar to CUHK), that broadcast emails are limited to announcements only (Section 5.5, page 4).……Otherwise, you will be given a friendly reminder. :-)

Email from Prof. P.C.Wong (Dec 10, 2010)

相信記憶力不太差的恆管同事,都記得這封電郵。那時候,我還天真的以為恆管同事再也不能透過電郵,發放個人言論。想不到在上星期五,我卻在HSMC的電郵,收到署名Horace 的來郵,談及他對Programme Affairs Committee (PAC) 的看法。

該電郵最後一段明確強調 "I believe misunderstandings are better resolved through constructive dialogue. Without prejudice, statements made in this email are of my own and they do not represent opinions of any committees and/or associations that I am involved."

根據黃協理副校長表示,學校的電郵只可用作發放announcements,而不能作public discussion。相信對於精通兩文三語、從事大專教育多年的何博士,自然明白兩者分別。由此可見,何博士這種以身犯險的精神,實在值得所有恆管同事敬佩。不過最令我好奇的是,在何博士為大家送上warmest regards的同時,黃協理的friendly reminder又是否同步寄出呢?

(編按:牆友HSMD可能漏看了,friendly reminder之後,要有個 :-) 的。)

管理學有所謂熱爐法則(Hot Stove Rule),指出懲罰作為管理的基本方法必須符合警告性、驗證性、即時性、公平性四大原則。黃協理的電郵相信已具足夠警告性。但黃協理作為學校網絡的管理者,他對規章的執行又是否做到另外三個原則呢?倘若不能,則校方的公信力便斷送在黃協理的手上,而學校的所有規條,恐怕再也沒有存在的價值了。

第二件閑事

上星期,一個平日不太相熟的同事,突然遞上賀咭,叫我在咭上簽名。仔細看看,原來是一張以支持校長為名的打氣咭。據說,這項運動的發起人是外文系,一位叫CC的同事。

同事生病,送上慰問咭,可以說是人間有情。同事生日,送上生日咭,也有助彼此溝通。縱然當時人並非校長,作為恆管中人,自然應該積極參與。但校長身體正常,又不見得遇上甚麼逆境,卻無緣無故送上打氣咭,確實「無厘頭」之至。(假如跟下屬意見不合,也算是逆境。那麼這個領導者,應當反省自己是否有足夠抗壓能力,擔當重任。)聽說這「無厘頭」舉動,並非該同事自我構思,只是有人無理由「自己撐自己」,才有人願意自動請纓。

不過仔細想想,這種「邀請」同事簽署打氣咭的做法,又確實充滿恆管特色。試想想,有同事無緣無故叫你簽名支持,而支持的對象卻是你的上司。當你看見一個個高層、中層的名字時,試問作為下層職員,又怎敢不立即動筆?假如人名統統齊集,只欠自己,豈非惹人話柄?這種表面自由,實則威逼的方法,與叫學生開名做evaluation,真可謂互相輝映。

不過,學校理應是一個講道理、求真求知,拒絕「應聲蟲」的地方(無論中學、大學都是,不過對於後者尤其重要)。假如該同事真心相信校長有足夠資格擔當大任,並希望表示支持,理應羅列各種理由、理據,讓同事自行定奪,而並非以開名形式,半利誘半威逼同事歸邊支持。這種只求人人表態,人人擦鞋,隨便喊喊口號,不求理性討論的態度,絕非擔任教育工作的應有態度。(據知有不少原本表示中立的同事,也和我一樣,在不甘群眾壓力下,不情不願地簽署了。)

雖然我不是恆管牆的管理人員,但我相信這裡是一個開放的平台,讓恆管人發表意見。縱然意見不同,大家也有發表的權利,也有讓話題供大家討論、判斷的空間。同樣地,作為管理人員,遇到反對聲音,不懂反省自己,放下身段聆聽意見,進而積極實幹,回應不滿聲音,卻只懂玩弄權術,從事「小動作」勾當,則無疑讓人再一次失望,也是進一步自取滅亡。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