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0日

在迷宮中仰望星斗

恒管牆既奉伏爾泰之言為宗,為本校開拓言論空間,本人十分欣賞。近日,在兩派各執一詞、非我即敵的氣氛下,我倒想談談一點別的意見。

首先,是大學中學化的問題。恒管論壇諸生,一再指出恒管中學化,但縱觀全場,有的只是空談口號、盲目標籤,欠缺的就是理性思維、深化討論、條分縷析。甚麼是大學?恒管如何中學化?只是下課鐘?上課不派筆記?不派PPT?不溫卷?若然如此,未免膚淺,大學之道亦毋需各學者經年累月的討論了。港大中大科大等亦有派發PPT及筆記,如此便是中學化?溫卷亦有不少教授為之,此便足以構成中學化的論據?大學之道,在於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不簡化問題,不為表象所迷,不為常見所惑,若只以上文所指之表象便構成中學化之理,未免令人失望。又有說以中學老師教授大學,便是中學化,其推論何在?中學老師不能教授大學課程之說,更不知理據何在。本港大學教員當中除教授外亦不乏導師 (TUTOR),多由研究生擔任,其學歷只是碩士候選人(修課期間,未畢業之謂)。恒商的中學老師,悉數擁有碩士學位,其學歷只有比大學導師更高,至於教學經驗更不待言,何以未能充任大學教職?至於恒商老師只懂教授考試技巧,不懂啟發思維,更是想當然矣。考試技巧與啟發思維並非互相排斥,在未有接觸一眾老師以前,如何斷定其不能充當大學教員 (非教授) 之職?中學老師只是其現有身份,要論證其能力資格,當從其教學方法及理念觀之,如能否啟發學生思考,能否提供開放自由的討論環境,能否接受不同意見等。將中學老師視為其不能任教大學的理由,只是標籤式簡化問題,理據明顯不足。恒管如何中學化,應從學術自由、開放的討論氣氛、尊重學生自由等立論,而非論壇當中不著邊際的指責。

其次,是恒管與恒商的關係及過渡問題。意想不到的是,竟有人謂副學士生並非恒管學生,實令人懷疑此人是否恒管中人。副學士為恒管開設之課程,自無異議,不少恒管大學課程之學生亦為本校副學士畢業生 (多為二及三年級生),更甚者,未來數年恒管亦繼續設有副學士課程,不知作者何以有以上想法?副學士學生與學位課程學生一樣,皆為恒管中人,對恒管發展提出意見,合理不過。至於恒商,有指恒管不是由恒商過渡的,然而,恒管之發展,一直有賴恒商之資源及基礎。學位課程提交之各類文件、通過學術評審局、與政府商議的撥地計劃,甚或是現今大學同學所讀之課程大綱,都是由論者所不屑的中學老師及校長負責,其時大部分教授尚未加入,此乃事實,恒管並非由恒商過渡一說,又如何成立?甚者,近日不少恒商舊生 (中學畢業生)出任恒管大學部同學的MENTOR,又或提供INTERNSHIP予各位大學生,此亦為恒商之舊有資源,同學又如何可與恒商割蓆?

第三,強調言論自由、思想空間,自是的論,然而,不顧別人意見,胡亂指責,毫不尊重別人,此又豈是自由之義?論壇當日,同學不斷要求校長回應,但當校長及高層一旦回應,便扼殺其發言,此便是尊重自由之舉?不讓校長回應,又要求校方聆聽自己的意見,又豈是大學生的質素?某老師發言以後,同學以輕蔑的語氣放言高論、諷刺謾罵,除了POPULISM ,還有什麼?既談起伏爾泰,我倒想同學聽聽羅蘭夫人(Madame Roland) 之言:自由自由,天下古今幾多之罪惡,假汝之名以行!(“Ô Liberté, que de crimes on commet en ton nom ! ”)

批評的談過了,我們要討論的應是: 如果令恒商變成恒管大學,以及更深刻的問題 -- 什麼方是大學?校方一再扼殺的言論空間、學術自由,我們自當誓死抗爭,因為這才是大學。校長以不懂大學管理的人(中學的科主任)管理教授,阻礙教授作學術研究,我們亦應反對,因為這不是大學。還有的是,不將大學生視為可為自己負責的個體 (如審查學生報、不准染髮之類),不為大學生提供開放多元的大學生活,我們更應表達強烈的不滿,因為這永遠不是大學。大學之理念,不在中學老師,不在PPT與筆記,更不在下課的鐘聲,簡單二分、盲目標籤,無助解決問題。

我不保皇,也不盲目民粹,如果你認為我騎牆、沒意見,那麼不好意思,如此簡單二元的思維模式,我只好告訴你:

你一點也不「大學」!

投稿:羅蘭夫人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