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2日

在迷宮中仰望星斗之餘...

羅蘭夫人把具有某種思維模式的人定性為「你一點也不『大學』」,再提出以另外一種「這才是大學」的思維模式來理解問題,這種簡單二分,對大家理解問題頗有幫助。

先看在迷宮中仰望星斗時,一些「這才是大學」的觀點:

羅蘭夫人認為:「...校方一再扼殺的言論空間、學術自由,我們自當誓死抗爭,因為這才是大學。校長以不懂大學管理的人(中學的科主任)管理教授,阻礙教授作學術研究,我們亦應反對,因為這不是大學。還有的是,不將大學生視為可為自己負責的個體 (如審查學生報、不准染髮之類),不為大學生提供開放多元的大學生活,我們更應表達強烈的不滿,因為這永遠不是大學。」

我認為,這些觀察都十分準確。當中的脈絡是:兩位中學校長以不合適的人管理學院和教授,以致大學應有的學術氛圍、教授應有的專業發揮、以及大學生應有的校園軟硬件,通通欠奉。更深層次的原因,我相信是與兩位中學校長的獨裁專制、用人唯親、以及資歷不足等,密不可分。我相信,這些判斷都十分「大學」,校董會的改革方案,理應從這些角度出發。

再看那些「一點也不『大學』」的論點,可有哪些滄海遺珠。在當中我是有些不同的理解,可與大家分享:

一、本港大學教員當中,除教授外,的確亦不乏導師(Tutor),但其身份和所擔當的職務,是必須區分清楚的:研究院(Graduate School)課程,可簡單二元地分為兩種:Master of Philosophy(M.Phil)碩士研究課程,和Master of Arts(MA)、Master of Science(MSc)、或MBA等碩士授課課程。其中擔任導師的,一般應是M.Phil研究生,而非只需上課累積學分的MA和MSc碩士生。

在不少著名大學,導師的工作,也可分為很多層次,M.Phil研究生主要負責準備簡單筆記、管理課程網頁、和批改如MC問題等簡單習作。至於導修課,很多教授只會交與博士研究生(Ph.D. Candidate),因為他們不單已累積一定的知識,亦對該學科有更透徹、更完整的了解。換言之,大部分持有所謂Master學位的老師,如果從來沒有在大學授課的經驗,即使閣下擁有M.Phil資格,亦不等於已經有資格擁有大學「教席」,不能含混過關。

二、據聞現在不少已貴為大學部的導師的恒商老師,其授課依然採取中學的「填鴨」模式:不啟發思維、不鼓勵(甚至害怕)學術互動討論,只把「所謂」的標準答案,照搬給學生。這只反映此等導師對該學科,學識不足、教學方法未能達標,害怕更多討論會曝露其不足,於是草草了結,試問這是大學教育嗎?如果校方對於這些說法不盡相信,不妨深入了解本科生的意見。

聽說校方還打算來年,把部分的大學課程交與此等「老師」主理,後果可能會是不堪設想!考試技巧與啟發思維,雖說並不互相排斥,但大學既是準備大學生迎接未來社會挑戰的地方,敢問此種挑戰就會有如考試題目一樣嗎?得到考試技巧就能成功嗎?

不否認部分科目,如數學科可以有標準答案,試前用模擬試卷溫習可以改善成績,但並不能增加學生對學科的了解。但大部分恒商的老師學生,只滿足於擁有模擬試卷及標準答案。教授不給這些材料,不少老師學生就會不安、失望及不滿,甚至動輒投訴到校長室,為了逼教授就範,提供「參考」答案,以便在班上照讀如儀。同學們,如果將來上司要你解決現實難題,難道你也要求標準答案?

這些便是預科部、副學位、和本科部,在本質上的不同,而並非胡亂標籤。雖然學習學科知識、學習處世為人等,都是在不同學習階段所共同追求的,但無可否認,預科部的同學,獲取好成績(此為奪A工廠所最引以為傲的),以期進入理想大學,是重中之重;至於副學位課程,雖有大學課程的元素,但學習的最終目的,亦與預科相同,就是以獲取好成績,以期轉駁本科生學位資格,作為重中之重。因此,這些同學對GPA的成績也特別著緊。同學如有機會,不妨多與外聘教授傾談,看看他們對學習和考試的態度和手法,與預科老師的態度和手法,是否有所不同,再自行定奪。

亦正因為預科部、副學位、及本科部的本質不同、教學目標不同、及教學方法不盡相同,在香港的大學,本科部和大專部,一般都是獨立分家的,兩者各自聘用不同的、專屬的教授或講師,對其學歷、研究成果、和教學經驗的要求,兩者亦有所不同。例如「香港城市大學」負責學位或之上課程,而「香港城市大學專上學院」(Community College of City University)負責副學位課程;又如「香港理工大學」負責學位或之上課程,而「香港專上學院」(Hong Kong Community College)負責副學位課程。至於好像部份恒商老師,可以遊走於本科部和副學位課程、甚至預科部之間、扭作一團,則可謂絕無僅有,都可算是「具有恒商特色」的大學理念!而從恒商的網頁,可看見招聘Assistant Professors/Associate Professors的廣告中,將teaching certificate亦列為考慮條件之一,在一般大學並不普遍,這種「具有恒商特色」的思維模式,某程度上亦反映校方高層根深蒂固的中學理念!恒管既由同一批高層運作,恒管學生所體驗到的恒管中學化,便顯得相當順理成章了。

三、羅蘭夫人可能善忘,恒管在去年十二月,才舉辦成立典禮,而副學位課程,也是去年才「空降」恒管網頁。實際上,恒商已由2006年起開辦副學士,至今已超過五年,校長也經常藉此自我宣稱擁有籌辦「大學」的經驗。副學位課程切切實實就是恒商的產物,只是高層故意混淆視聽,把副學士和學士混為一談,令人混淆不清而已。

四、羅蘭夫人提到「學位課程的準備工作,與政府商議的撥地計劃,甚至現今大學同學所讀之課程大綱,都是由不少論者所不屑的中學老師及校長負責,其時大部分教授尚未加入。」正是如此,令恒管的大學課程裡,出現了許多「疑似」中學和副學士科目及內容,大學本科應該教授的內容,卻東歪西倒,亦因此有恒管學生,在傳媒面前有感而發,說交了大學學費,卻在學習中學課程。原因何在?正正是因為恒商以行政壓倒學術(恒管亦然,因由中學校長兼任所致),而編課者對大學科目一竅不通,對課程亂修亂改,例如有些學系的學生,在未有修讀基礎先修課程,便須直接修讀較為高階的課程,導致在學習上不如理想。結果是教授們必須按照「非一般」的課程內容,教授「非完整」的大學課程。此非校長一句甚麼「課程已獲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通過」,便可含混過關。通過高考,不是也有A至E之分的嗎?奪A廠長怎麼又再忽然失憶!

五、言論自由、思想空間的確重要,但其實同學的訴求,已非一朝一夕,可惜校長的回應,卻依然是不着邊際、舊調重彈、玩弄數字遊戲、將獨裁說成共治、並帶著同學遊花園,因此難怪同學在論壇席間不滿!我深信如果校長及高層的回應,是針對問題的解決,同學一定會尊重校長,決不會有如此反應。也許校方在不斷苛索別人尊重的同時,也細味「面係人哋俾,架係自己丟」的傳統知慧。

在迷宮中仰望星斗之餘,不妨同時細察迷宮牆上地上,有多少語重心長的塗鴉、有多少後悔失望的印記、有多少萌生去意的足跡...

投稿:根德夫人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