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9日

山吹哥的兩個愚蠢問題

在日前一個教職員專題演講會上,請來本港某專業進修學院高層,講論大學之道。在答問環節上,山吹哥竟然問了兩個愚蠢的問題:

一、大學教授是否一定要有PhD?

二、大學教授是否一定要做research?

這兩個問題,如果是出自對大學不甚了了的本科新生,或許可以接受,但是出自一校之長,則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第一個問題,大學教授是否一定要有PhD?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只要環顧美歐各國多不勝數的野雞大學、遙距大學、或是用錢便可以買到學位的大學,很多所謂教授,都是沒有PhD的。問題是,恒管聲稱的願景,既然是要「成為香港其中一所提供最優秀學士課程的院校」,要達致這個願景,便必須為本科生提供最好的師資和其他資源。今天的大學教授,需要擁有PhD的資歷(並加上一定質量和數量的研究發表),差不多已是最起碼的要求。若聲稱要成為「最優秀學士課程的院校」,連這最起碼的要求也辦不到,則這個所謂願景,多半是吹水。

當然,以山吹哥這樣一個喜歡玩弄權術的人,提問這樣一個愚蠢的問題,並不代表是個愚蠢的做法。其中一個可能的目的,是要造成沒有PhD的教師,對擁有PhD的教師產生敵意,因為PhD的有無,形成了大學的入門門檻,對未符資歷的教師,便構成了沉重的壓力。問題是,這種壓力的形成,並不是擁有PhD的教授造成的,亦不是從各大專院校挖角(山吹用語)的教授造成的,而是打從恒商決定到底要發展新高中、還是要發展私立大學,而最後決定後者的一刻開始,便已成定局。

第二個問題,大學教授是否一定要做research?亦必須從恒管的願景尋找答案,如果從「成為香港其中一所提供最優秀學士課程的院校」的角度來看,則教授需要從事研究,是必須的。中學和大學其中一個根本的分別,是中學是一個傳授知識的地方,而大學則是一個創造(或發現)並傳授知識的地方。如果以為大學只不過是換了一套「較深」的課程、招聘一些大學教授、多建一兩幢樓房,便成為了大學,只是一廂情願的天真想法;而如果認為研究只不過是可有可無、錦上添花、甚或爭取排名的物事,則只能算是不學無術、對大學理念一竅不通的所謂學者!

對於不懂研究的人來說,研究只不過是用來為晉升製造困難、添置障礙的手段,他們對於研究本身的價值和重要性,不求甚解。事實上,研究是為了創造(或發現)知識,學者從研究的過程當中,可以掌握最尖(state-of-the-art)的知識,並在合適的情況下傳授給學生。至於發展私立大學、或所謂重視教學質素(山吹哥其實只是重視收生人數),都不是輕忽研究的理由。例如,哈佛是私立大學,教學方法相當獨到,但研究成果仍是相當豐碩的。至於在恒管,不少具研究經驗的教授,教學素質亦不錯;相反,沒有從事研究的教師,亦不見得在教學上特別優勝。結論是:研究和教學,不會互相排斥,更應相輔相成。

其實,研究並不是甚麼深不可測、或用以嚇唬別人的東西,它與本科生所做的專題研習,在本質上並無分別,只是級數越高(top-tier)的研究,對研究方法的要求便越嚴謹;而今天很多大學對研究級數的要求,已超越不少教授的水平或能力。即使如此,同樣不能成為輕忽研究的理由,因為研究(創造或發現知識),是大學的本質,要成為優秀大學,更是不可或缺。再者,必須強調的是,恒管提出的研究級數(例如只須在SSCI的期刊發表,便算符合要求),與一般研究型大學所要求的研究級數,相去極遠,不應偷換概念。

最後,也來回應山吹哥的這個愚蠢問題:大學教授是否一定要做research?答案亦是否定的。事實上,今天的大學,無論是所謂研究型或教學型的大學,都會把教師粗略地分為學術型(academic track)的教授(professors)和教學型(teaching track)的講師或導師(lecturers 或 instructors)兩類,從來沒有人說大學教師必須要做research,但硬要將亳無研究意願或經驗的lecturers變成professors,則不單是偷換概念,更有混水摸魚之嫌了!

投稿:關義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