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5日

搶搶搶搶「吹四招」

四月四日兒童節,山吹哥把四份神秘禮物,送給山邊學院的孩子們,話說此四份禮物,皆與打壓學生言論自由、及打壓學生集會自由有關,堪稱「吹四招」。

第一招:硬搶宣傳海報

日前盛傳恒管論壇的宣傳海報,被校方強行移走,今天證實確有其事:在原本擺放宣傳海報之處,整塊壁報板已不翼而飛,取而代之的,是在該處附近牆上(此牆乃日後真實版恒管牆的最佳地點),貼上一則通告(見下圖)。


通告載有莫名其妙、或思維混亂的歪理甚多,僅舉數例:

(一)校方移走宣傳海報原因之一,是「由於告示板未有註明是學生會的工作」。有趣的是,該通告同樣是未有說明出處、沒有下款、亦沒有註明是SMT的工作,僅指:「如有任何查詢,請與保安部聯絡」,不知是否意指利比亞的保安部?而對於此來歷不明的通告,為甚麼校方又容許張貼?

(二)學生會於海報被移走後,在通告旁張貼另一張海報(見下圖),內含城大校方「河蟹」城大學生會之事件,海報亦見學生會的蓋章,不過亦旋即被人移走,這不是壓制言論和表達自由是甚麼?


(三)「學生會主席未能解釋其目的...是否已咨詢同學等」,這些關乎學生會舉辦活動的素質問題,理當由學生會或學生自行決定是否應作內部檢討,用不著校方關心,更不可能成為硬搶人家物品的理由。

不過,校長使用如此這般幼稚及下三流的手段,企圖把學生對校長的不滿聲音壓制銷聲,「是否已咨詢教職員」,則似乎是否定的。

(四)「又以討論為名,貼有人身攻擊的題目,令同事感到不安。今天可以公開攻擊校長,他日可攻擊任何一個老師或同學。」幸好有牆友把未被移走的海報拍下(見4月3日恒管牆),當中清楚問了三個問題:(1)教授離職潮一觸即發?(2)區‧崔校長何「德」何「能」?(3)校董會四人小組調查D咩?這些都是問題(Questions),那裡有人身攻擊?這些都是可以討論的議題,只要有理有據,答案絕對可以是:(1)沒有教授離職潮。(2)區‧崔校長有德有能。(3)校董會正在調查這方面那方面等問題。

再者,在「李天命的思考藝術」一書中,李教授就以「人身攻擊的謬誤」作過解說:「﹒﹒﹒以為責罵或批判別人的品格便是犯了人身攻擊的謬誤。其實只要沒有將品格批判當做駁論的理據,那批判就沒有犯人身攻擊的謬誤。」(1998終定本,p.215)

事實上,「今天可以公開攻擊校長,他日可攻擊﹒﹒﹒」,不正是所有大學的常態嗎?前中大校長劉遵義,不正是享受了「劉遵義施政監察」、和一個私家的倒數鐘嗎?以此看成是甚麼離經叛道的事,正正反映校長根本不懂大學為何物!恒管之所以被同學形容為以中學化運作,相信亦正正是源於此等腦袋!

我認為,「令同事感到不安」的,也許是恒管的白色恐怖吧!

總而言之,全篇通告,謬誤之處之多,不勝枚舉,可作為通識教育的反面教材(例如:試在以上所引述通告內文之中,找出何謂滑坡謬誤[Slippery Slope Fallacy]),如此充滿啟發性的教材,不知是來自何方高手。有識(或無聊)之士,不妨慢慢挖掘細味。

第二招:硬搶論壇場地

學生會原訂於四月六日舉行論壇,學生會主席在網上訂了演講廳(N501),後來校方得悉此事,即橫加敕令收回該場地的使用權。這種封殺集會場地的做法,十分拙劣,除了是粗暴干預學生會的獨立運作、打壓言論和集會自由之外,實在想不出更好的解釋。

第三招:另起爐灶搶客

學院的AB(Academic Board)通常是在星期四舉行的,不過,在這個星期三(四月六日),卻忽然安排了一個AB,且是橫跨恒管論壇的時段,如此一來,山吹哥及一眾管理層,自當「無暇」參與恒管論壇(萬一阻撓論壇不成的話),當然,區‧崔校長亦無須因此面對學生的質詢,自可「避過一劫」。

此外,山吹哥亦打算於同日舉辦一場吹水Show,打算與學生「真情對話」。當然,路人皆知,這種95%吹水、5%做所謂Q&A的把戲,只會是山吹哥的個人show舞台,與學生會所舉辦,其中一個議題是辯論「區‧崔校長何德何能」的論壇,自當不能同日而語。

相信只有那些認為「特首施政報告」和「城市論壇」是功能相同的東西,才有資格成為恒管的「官方學生代表」Student Ambassador吧!

第四招:硬推下屬搶救

學生會舉辦的恒管論壇,目的十分明確(至於因「學生會主席未能解釋其目的」而移走人家海報,絕對是笑話中之極品),其中一個重要目的,就是要求區‧崔校長向學生交待及解釋何「德」(校長的誠信問題,例如否認禁止染髮)何「能」(例如區沒有PhD學歷、崔沒有Professorship,而兩人皆無任何大學行政及管理經驗等)。正確的做法,當然是由兩位校長,親自勇敢地面對學生、說服學生,清楚解釋兩人為甚麼有「德」有「能」,當此重任。目前二人的做法,是自己一直龜縮,卻硬推下屬,包括副校長(學術)、協理副校長(公關)、及一眾院長,為兩人向學生解釋,到底兩人自己為甚麼有「德」有「能」,豈非荒天下之大謬!

天理何在!?

昔日港大校長鄭耀宗,因為干預學術自由而鞠躬下台(見下附件),今天的恒管校長,公然壓制言論自由、集會自由、和學術自由(日前有教授們為校長做民調,亦遭校方打壓),卻仍然可以有恃無恐、橫行無忌、穩坐釣魚船,究竟原因何在?試問天理何在!?

投稿:恒管卡達菲

--------------------------------

附件:(轉貼星島日報2000-07-15)

港大學生會要求校長下台
記者黃倩怡

香港大學學生會昨日在港大副校長黃紹倫召開記者會之際,於場外拉起橫額抗議。他們對港大校長鄭耀宗懷疑透過黃紹倫傳話,干預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中心民意研究計畫主任鍾庭耀的民意調查工作,感到「震驚和憤怒」,並高呼要求鄭耀宗下台。

表示「震驚與憤怒」

港大學生會十多名學生在記者會場外拉起橫額。期間雖然港大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總監陳婉瑩派人邀請他們進場,但遭人以「我們不是來找她」為理由拒絕,鬧得頗不愉快。記者會完畢後,學生遊行到校長室,沿途喊著「鄭耀宗下台」、「港大不要代罪羔羊」、「鄭耀宗一日在位,學術自由蕩然無存」及「出賣港大師生可恥」的口號。

港大學生會發表聲明,不滿鄭校長涉嫌向鍾庭耀施壓,進行「自我審查,為求討好執政者,刻意奉迎特首」及「出賣了九十年來的一眾師生」。港大學生會會長張韻琪批評校方對此事一直態度曖昧,又發表虛假聲明,隱瞞真相,把港大變為「謊言大學」。她又指,黃紹倫對真相有所隱瞞,相信黃只是鄭的代罪羔羊,幕後黑手就是鄭耀宗本人。港大學生會要求鄭耀宗盡快交代事情真相及為此事負全責,引咎辭職。

大多學生相信鍾解釋

港大學生會代表原本打算把請願信遞交代校長戴義安,惟後來不見其人,只由一名校長室秘書代收。事後本報訪問了數名港大學生,大部分人相信鄭耀宗曾經向鍾庭耀施壓。就讀數學系碩士課程的錢同學稱,鄭耀宗今次的行為嚴重影響學術自由,惟其個人聲譽及誠信一向不佳,故估計不會對他造成進一步損害。另外,就讀於經濟金融系二年級的黃同學表示,若鄭耀宗真有向鍾庭耀施壓,應該引咎辭職。
--------------------------------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