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3日

這東西本身就是屬於我們的

圖為恒管論壇宣傳壁報,傳已被校方移走。



















這東西本身就是屬於我們的,它叫做「言論自由」。

發表意見是一種參與,而參與本身就是一種權利;用打壓製造強制的緘默,並不能拆穿謊言糾正錯誤。

柏楊先生在其名著「醜陋的中國人」中提及過,我們有一些東西,本身就是屬於我們的,但被人搶去了,搶去了本就應該討回,但我們的劣根性,令我們選擇去沉默,甚或去乞回,這種本末倒置的情況,在長久獨裁的地方,尤為普遍。

我看見「恒管論壇」,令我想起「言論自由」,又同時聯想到,恒生管理學院對不同意見的包容性,這至關重要的問題。

這裡是「恒管牆」,但卻強調非官方,是否暗示官方的不會存在,無從稽考。我只知道,「恒管論壇」是「官方」的,是學生會的,是學會的,是我的,也是你的。「恒管論壇」是「恒管言論自由」的試金石,亦是基石,它不是一言堂,它是可以充斥及包容不同意見的。我常常聽到難以在學院表達意見,學生會有心無力等言論。

的確,這裡學生會不像其他大專院校般,擁有一定的議價能力,也可能及不上他們有經驗、有料子。學生會是否盡力,不予置評,但最起碼,「恒管論壇」是一個發聲的渠道,那裡可容許你高談闊論的,不論你持什麼意見,「恒管論壇」無任歡迎,它的支點,就是「言論自由」,而力點,則是我們。

有關言論自由的真諦,法國文豪伏爾泰(Voltaire)早在二百年前說得通明透徹。他說:「我未必同意你的看法,但我會冒死捍衛你提出這看法的權利」。(I may not agree with what you say, but I will defend to the death your right to say it.)言論自由及話語權的公平分配,乃一個成熟的公民社會、及大專院校的必備條件之一,這該早已是老生常談。

分別在紐約及倫敦任教的法學家德沃金(Ronald Dworkin)等英美學者甚至認為,言論自由應該不設底線和上限:我們表達的意見不僅可以冒犯別人,更包含了嘲諷的權利(the right to ridicule)。即使是帶有挑釁性與侮辱性的所謂「仇恨性言論」(hate speech),也不可立法杜絕,而應該讓它在言論自由的自由市場(free market of ideas)上被拆穿為不可信、或被揭露為不道德。

誠然,觀點對立和意見分歧,不僅是開放大學的常態,也是大學開放的必然後果。言論自由的重要,是因為它一方面確保各人表達意見的權利,另一方面也確保決策者可以受惠於廣泛存在於各階層的智力資源。在今日的恒管,支持言論自由,絕對是一種學政上的大正確。

在現在的恒管,不應該關注你的發聲,會導致甚麼後果,而是關注你的聲音,有沒有發出。敢怒不敢言是沒有後續的,不論你持什麼意見,「恒管論壇」誠邀你踏入「言論自由」的殿堂。

投稿:山邊雀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