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4日

共創開放校園 建設民主中華

城大約20人於城大石橋舉行「絕食祭英烈」,由昨午2時至今日(6月1日)中午12時絕食22小時,悼念六四事件22周年,現場高喊「平反六四!還我真相!」口號及宣讀宣言。「絕食祭英烈」行動中,約有20名大學一、二年級學生以絕食悼念六四22周年,學生製作了「自由花」,又唱民運歌曲,今日絕食完結前有一分鐘默哀。發言人葉國成表示:「學生應該站出來,為公義發聲。」絕食活動後,城大聯同浸大學生將參加六四燭光悼念晚會,希望透過活動加強兩校學生的聯繫,而今次活動未見學校有阻撓。(轉引自:2011/6/1 明報)

今天是六月四日,是身為中國人的一個重要日子,是一個不能忘卻的紀念日。

在關注學院事務外,放眼世界、投入社會、關心國家,都是一個大學生的基本責任。一直以來,恆管的學生,都批評學院沒有提供適合的環境,培訓學生的自主和獨立思考的能力。無疑,以校長為首的家長式管理,確與大學應有的理念嚴重脫節,但在近半年相對開放的日子裡,我們這批常將「身為大學生」掛在口邊的年輕人,又做了甚麼去體現自己的自主能力和獨立思考?

課室內大聲談笑,不理他人感受。課堂遲到早退、課前不預習、課後不複習,卻視為理所當然。圖書館內,隨處喧嘩,與市集毫無分別。活動遇到財困,不懂自我尋求贊助,只懂伸手向學院或教授要錢。對學問失去興趣、對知識失去好奇(卻延續求學只為求分數的中學生思維)、對社會失去參與......凡此種種,如何令人相信我們的同學有資格成為稱職的「大學生」?

難道同學還能厚者臉皮地推說:「我們缺乏自主能力、獨立思考也是學院的責任?」

過去數月,同學指出校方的九宗罪,民主牆內充斥著同學的不滿。但試問,現在的恆管有不同嗎?因為方教授的出現,難道恆管便成為了理想的大學嗎?當然,我並不是否定校董會對改革的決心,也不是否定方教授的能力。我只想指出,在學院近月的改變中,作為學生,與那些代表同學的學生會,究竟如何自我定位。

在那茉莉花香飄過後,除了喧嘩吵鬧的叫罵聲,我們這群總愛強調自己是「大學生」的同學,究竟還剩下甚麼?也許當下的民主牆已給我們最好的答案:在撕下那些隱名的謾罵指責後,只剩下一片可憐的空白......

共創開放校園,建設民主中華!我們在打倒獨裁者外,也應努力裝備自己成為合資格的公民。今天是六月四日,是身為中國人的一個重要日子,是一個不能忘卻的紀念日。

學生會,六四燭光等著你,七一汗水等著你!

今晚,維園見!

(編者按:所有本港的大學和大專,包括城大,已於四月中旬完成所有課程,部份不參與校方中央考試安排的教授,更於課程內完成考試。只有恒管將課程安排與預科部掛勾,才會出現六月份還在考試的奇怪情況。然而,縱使如此,亦不能成為同學漠視社會參與的藉口,對於作者一番語重心長的勸勉,同學應該認真反省和思考。)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