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9日

供應鏈管理 -- 「寧買當頭起」

喺投資市場,有所謂「寧買當頭起」,要入市,處於上升軌嘅大環境,始終係著數D。

其實,喺就業市場,何嘗唔係一樣?要入行,當然要睇呢行,係唔係處於上升軌,如果係,入行總會著數D,絕冇理由搵D夕陽工業入行也!

眾所周知,香港經濟要持續發展,始終有賴四大支柱產業,而其中一條重要支柱,正正係貿易及物流。至於六大優勢產業,亦大都同供應鏈管理關係密切。

所以,無論係政府,即或係大企業,都會投放大量資源,確保物流同供應鏈嘅相產行業持續發展,畢業後入呢D行業,係符合天時地利人和嘅原則,值得考慮。

如果對係咪入呢行心大心細,皆因唔太清楚物流同供應鏈管理,究竟係乜東東,不妨睇吓下面條片:

video

投稿:供應鏈小強

2011年7月11日

值得深思

一、習商之道

商學院一年級新生規定選修道德課。
某日教授講解一些為人處世的道理時,
有個學生很沒有禮貌地衝口而出說:「我們為甚麼要學這些艱深無趣的課程?」
「改造社會,」教授回答,然後繼續講書。
過了一會兒,同一學生又大聲問:「道德課如何改造社會?」
教授說:「讓那些打算畢業後只顧賺錢,而埋沒人性的學生,趕快退學。」

二、原形畢露

吹得多與校董會主席一起檢討教授的教學評估分數以後,有以下的對話。
吹得多得意地對校董會主席說:「我說的沒錯,得這種分數的人,一定不會教書。」
校董會主席面色凝重地回答道:「說這種話的人,一定不懂教育。」

三、校長人選

有幾個友人立志合作辦學校,有人說:「我可以教英文。」
另一人說:「我可以教管理學。」又有人說:「我可以教經濟學。」
最後吹得多說:「我甚麼都不會,無德無能,那可以做甚麽?」
大家不約而同地說:「那你就做校長好了。」

投稿:笑林後學

留位費

只要留意網上討論區(例如discuss.com.hk),也許也會察覺到,有部份意欲或已經報讀恒管的申請者,對恒管搶先收取留位費,頗有微言,指此舉令他們期望從不同offers(例如樹仁BBA或新聞系)中作出抉擇構成障礙、或可能導致因「撻訂」而蒙受損失,有些更認為此舉乃恒管為求「搶客」的小動作。

事實上,本港未能升讀公立大學的考生佔大比數,而恒管在實力上與其他私立大專比併亦毫不輸蝕,實在無須覬覦這筆「進帳」(雖然數目也頗可觀),而令外間質疑學院的辦學信念和信心,並令學院的聲譽受損。

學院高層,宜從悠悠眾口的角度,多作思考和調整。

(轉貼)
孫明揚: 專上院校酌情延收留位費

【明報專訊】高考上周放榜後,多間自資專上院校隨即收生,有立法會議員關注,院校要求學生預先繳交大筆留位費,擔心學生無力繳交影響升學機會。教育局長孫明揚表示,院校會酌情容許學生延遲繳費,並將支付限期訂定在聯招結果發布日期之後,讓高考生再作考慮。

金額5000 元至首期學費

現時自資院校的課程報名費介乎50 至200 元,而聯招報名費則是420 元,個別自資院校會在特定情減收或豁免申請者報名費。

至於自資院校的留位費,孫明揚昨書面回覆立法會質詢時指出,由最少5000 元至最多相當於首期學費不等,院校通常在學生入讀後,退還留位費或作部分學費。連同聯招學額,學生有機會獲多間院校取錄,因此院校需收取留位費,減少學額浪費;若申請者放棄預留學額,一般而言院校不會退還報名費和留位費。

他續稱,院校一般會在高考放榜後取錄學生,繳交留位費的限期不一,但為配合聯招放榜日期,不少院校會盡量將繳交留位費的限期訂定在聯招結果發布日期之後,讓高考生再作考慮。

新聞來源:明報(2011-07-07)

投稿:關義

2011年7月5日

下堂求去

前幾日,有山邊牆友轉貼甜橙日報新聞:「課程過去一年備受學生批評,指管理階層以中學思維管治學校,及後校方改而委任由中文大學過檔的教授方梓勳擔任學院常務副校長一職,有傳校長崔X常明年將下堂求去。」(編按:蘋果日報,2011年7月1日)

實Q一睇之下,差D跌咗落地,山吹「下堂求去」,實Q係求之不得。問世間,仲有乜野比呢單新聞更好更正面?

甜橙日報公信第幾,好難講,但係講到挖料,肯定有佢一手。佢話有傳山吹出年「下堂求去」,所謂空穴來風,未必無因,甜橙日報線眼超多,今次又唔知黐到邊條線。

出年就係2012,即係三三四大學新制之始,到時如果由真正大學校長管治山邊學院,負資產將自動消失、師生讚爆、校譽肯定隨即升呢。

甜橙記者係咪作嘢氹人開心冇人知,但係中文底子一定有番咁上下,喺遣詞用字方面,相信唔會亂來。實Q對於乜野叫做「下堂求去」係莫宰羊,於是上網尋找答案。

根據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下堂」一詞解作:「女子被丈夫拋棄或與丈夫離婚」,辭典引述後漢書˙卷二十六˙宋弘傳:「臣聞貧賤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意思係:「對貧窮卑賤的知心朋友不能忘,共患難的妻子不可拋棄(百度知道)。」而「下堂妻」一詞較為常見,意思係:「被丈夫拋棄或與丈夫離婚的女子。」

至於「下堂求去」一詞的解釋,亦見於網上「基隆市武崙國小成語詞典」:「下堂,離婚。全句是說妻子要求離去。形容妻子想與丈夫離婚。」詞典的例句是:「他動不動就對太太拳打腳踢,難怪他太太要『下堂求去』了。 」

由此可見,無論係「下堂妻」、即或係「下堂求去」,都係指離婚,分別只係「下堂妻」係指老婆俾老公趕走,而「下堂求去」係指老婆頂唔順老公,主動走人。事實上,離婚收場往往係因為雙方無法共存共處,但係究竟係邊個頂唔順邊個多D,有時真係好難講。

雖然俗語有云:「寧教人打仔,莫教人分妻」,但係現代社會亦有所謂「勉強冇幸福」、「再見亦是朋友」,如果大家都頂唔順對方,有時的確係「退一步海闊天空」。

投稿:山邊實Q

除了A,恒商還剩下甚麼?

日前高考放榜,A工廠一如以往,橫掃全港的優良成績,並囊括四名六優狀元。在偌大的禮堂內,歡呼狂喜不絕,但喧鬧散盡之後,剩下的又有甚麼?

誠然,500多個A,四名六優狀元,狀元搖籃,盛名非虛。然而,除了禮堂的75名狀元以外,其他的近300名學生又如何?恒商安排三優以上的「狀元」到禮堂領取成績單,由校長親自頒發,萬千傳媒簇擁,掌聲如雷、鎂光如電,的確令人暈眩亢奮。

不過,與此同時,在課室領取成績的「非狀元」則失望、傷心、難受、迷茫、自責,百般滋味,不一而足。成王敗寇,既名A工廠,不是精英的一群,應早知以上規則,既然自作,自當自受。只是在盛世背後的蒼涼,卻又是一個個有血有肉、有思想、有感情的年青人,辛苦拼搏兩年,熱情瞬間一掃而空,拿著一張沒有A的成績表,在恒商被烙上失敗者的印記,更甚者沒有A,更沒有B與C,連大學學位也成疑,挫敗失落,茫然失措,這時候,恒商的優秀教師,卻興奮得蜂擁到禮堂拍照,與同事述說狀元日常的學習情況,他們眼中的學生,全是一個個A的標籤。

多位老師在派發成績單以後,立即趕到禮堂與狀元學生合照,喜上眉梢,如蟻附羶,留在課室中二十多位學生的成績、出路與感受,重要嗎?跟紅頂白,趨炎附勢,莫過於此。

正如龍應台教授所言,中小學教育是重要的:「創造力和想像力在這裡破土,公民素養在這裡奠基,文化的敏感、人格的力量在這裡打樁」。恒商的優秀教師,除了增值與優良,除了狀元與成績,你們懂得甚麼是人文關懷、人格素養、眼光胸襟嗎?在沒有高考狀元、增值神話與量化優良等級的恒管大學,你們還懂得甚麼?

當天汲汲於成績,趕著拍照的恒商優秀教師,除了A以外,你們懂得甚麼是教育嗎?你們懂得甚麼是大學嗎?

投稿:羅蘭夫人

2011年7月1日

時事‧批判‧真偽

恒商5A 狀元XXX乾脆說: 「『遞補機制』不關我的事,那是特首應該關心的問題。即使去遊行,我也改變不了什麼。」(大公報,2011-07-01

同樣將獻出「上街第一次」的恒生商學書院狀元XXXDxxxxxn),亦計劃和通識科 同學參加遊行,反對政府的「遞補機制」欠諮詢。他坦言,去年「五區公投」,他未夠18 歲未能投票,但已鼓勵媽媽行使補選權, 「去年全港有50 萬人投票,其餘當日無投票的人,不等於反對補選機制,香港的官員學歷高,為何搞錯這簡單的邏輯?」剛滿18 歲的他,早已計劃今年11月以選民身分於區議會選舉中投票,行使人生首個投票權。(明報,2011-07-01

同一個名字,在兩份報章,出現截然不同的立場。

香港的傳媒素質,一直為人詬病。那些自稱公信力第一的傳媒,固然是道貌岸然,不足為法。而那些作為擁護獨裁政權的無恥機器,其專業水準更見不濟。從上文兩篇有關恆商「狀元」的報導,便可得見香港傳媒歪曲事實,惡意中傷,誤導市民的絕世本領。

新學年,恆管將首辦新聞及傳播學位課程。在曹教授帶領下,課程質素自有相當保證。但令人憂慮的,卻是如何令學生在畢業後,仍然能夠不忘所學,堅守原則。對社會、對政局、對時事的關心,固然不只是「狀元」的責任(同樣地,對社會、政局、時事的不關心,也不是A工廠產品的獨有弊病,也絕對不是大學生、知識份子、教授的專利。因為,對社會的積極參與、投入,乃每個公民的基本責任。而牆友「新牆記」在前文語重心長的寄語,確實值得全校上下引以為記。

新聞轉貼

「狀元搖籃」恒生商學書院繼續稱霸學界,獨攬今年高考四名六優超級狀元,全校更考獲 507個 A,佔全港總 A數超過十分一。不過與往年相比,該校學生奪 A數目較去年減少 77個。校長崔康常指,今年全港總 A數量較往年減少,學生奪 A數目按比例減少亦屬正常。

崔康常表示,恒商一校獨攬四個六優狀元,已是一項超卓紀綠,更笑指「三優學生成績已經好好,唔好因為咁覺得唔開心」。但他承認學生奪 A數目較去年少,如五優狀元數目,就由去年 17人減至今年 9人,「其實係全港環境問題,好似好多學生考嘅企業概論,我哋今年就少咗 20幾個( A),而全港係冇咗 80幾個( A)」。

高考將於明年以後成為歷史,恒商近年積極籌備開辦學位課程,另設恒生管理學院,今年 9月將提供合共四個學位課程。不過,課程過去一年備受學生批評,指管理階層以中學思維管治學校,及後校方改而委任由中文大學過檔的教授方梓勳擔任學院常務副校長一職,有傳校長崔康常明年將下堂求去。

新聞來源:蘋果日報〈01-07-2011〉

狀元‧時事‧批判

今天是七一,是國慶的大日子,亦慣常是不同團體遊行及巡遊的日子。在報上看了兩則新聞:

「‧‧‧崔康常又指,4名6A狀元優點不只成績優異,在運動、時事及批判方面十分傑出‧‧‧」(新報,2011-07-01)

「‧‧‧恒商XA狀元XXX乾脆說: 「『遞補機制』不關我的事,那是特首應該關心的問題。即使去遊行,我也改變不了什麼‧‧‧」(大公報,2011-07-01)

這兩則新聞,一則是崔校長讚揚狀元在時事及批判方面十分傑出,另一則是其中一位狀元對近日一宗影響深遠的時事表明事不關己,兩則新聞放在一起來看,是相當有趣的,或可供通識科目作進一步的探討。

當然,任何人都可以有不同的政見和立場,對不同的時事也可以有自由和權利去關心或不關心,包括狀元在內;而這位狀元的意見,亦不代表其他狀元的意見。

然而,作為恒管教授,我仍然期望恒管的學生,並非工廠製造的產品,而是可以對政局、社會、及時事付出多一些關心,這是作為大學生、作為知識份子應有的素質。

投稿:新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