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1日

值得深思

一、習商之道

商學院一年級新生規定選修道德課。
某日教授講解一些為人處世的道理時,
有個學生很沒有禮貌地衝口而出說:「我們為甚麼要學這些艱深無趣的課程?」
「改造社會,」教授回答,然後繼續講書。
過了一會兒,同一學生又大聲問:「道德課如何改造社會?」
教授說:「讓那些打算畢業後只顧賺錢,而埋沒人性的學生,趕快退學。」

二、原形畢露

吹得多與校董會主席一起檢討教授的教學評估分數以後,有以下的對話。
吹得多得意地對校董會主席說:「我說的沒錯,得這種分數的人,一定不會教書。」
校董會主席面色凝重地回答道:「說這種話的人,一定不懂教育。」

三、校長人選

有幾個友人立志合作辦學校,有人說:「我可以教英文。」
另一人說:「我可以教管理學。」又有人說:「我可以教經濟學。」
最後吹得多說:「我甚麼都不會,無德無能,那可以做甚麽?」
大家不約而同地說:「那你就做校長好了。」

投稿:笑林後學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