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日

時事‧批判‧真偽

恒商5A 狀元XXX乾脆說: 「『遞補機制』不關我的事,那是特首應該關心的問題。即使去遊行,我也改變不了什麼。」(大公報,2011-07-01

同樣將獻出「上街第一次」的恒生商學書院狀元XXXDxxxxxn),亦計劃和通識科 同學參加遊行,反對政府的「遞補機制」欠諮詢。他坦言,去年「五區公投」,他未夠18 歲未能投票,但已鼓勵媽媽行使補選權, 「去年全港有50 萬人投票,其餘當日無投票的人,不等於反對補選機制,香港的官員學歷高,為何搞錯這簡單的邏輯?」剛滿18 歲的他,早已計劃今年11月以選民身分於區議會選舉中投票,行使人生首個投票權。(明報,2011-07-01

同一個名字,在兩份報章,出現截然不同的立場。

香港的傳媒素質,一直為人詬病。那些自稱公信力第一的傳媒,固然是道貌岸然,不足為法。而那些作為擁護獨裁政權的無恥機器,其專業水準更見不濟。從上文兩篇有關恆商「狀元」的報導,便可得見香港傳媒歪曲事實,惡意中傷,誤導市民的絕世本領。

新學年,恆管將首辦新聞及傳播學位課程。在曹教授帶領下,課程質素自有相當保證。但令人憂慮的,卻是如何令學生在畢業後,仍然能夠不忘所學,堅守原則。對社會、對政局、對時事的關心,固然不只是「狀元」的責任(同樣地,對社會、政局、時事的不關心,也不是A工廠產品的獨有弊病,也絕對不是大學生、知識份子、教授的專利。因為,對社會的積極參與、投入,乃每個公民的基本責任。而牆友「新牆記」在前文語重心長的寄語,確實值得全校上下引以為記。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