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1日

時間表編排混亂 令同學無所適從

昨天, 與友人小巴同元朗之光食下午茶時, 聽見鄰枱的學生在討論時間表。 同學A:「有冇搞錯呀! 每個星期五剩係番黎上一堂兩點,之後三點半就放學,番得黎一陣就要番屋企,浪費車錢又浪費時間。」

同學B:「搵份Part time做下囉!

同學A:「我都想呀! 但呢個時間插左係中間,番上晝又番唔切黎上堂,番下晝又會番工遲到! 都唔知學校點編時間!

同學B:「唉…..如果可以好似八大咁,自己Reg時間表就好啦」

聽完兩位同學討論,我們三人對望了一會,回想起上年這個時候,我們同他們一樣,面對天地殘缺的時間表,剩下的就只有無奈和憤怒,無奈的是時間表已出,既成事實,只有接受;憤怒的是學校從來沒有尊重學生的意願,推出可以令學生自由選擇上課時間的系統,從而令學生可以制定對自己比較彈性的上課時間表。

其實今年的時間表確實存在令人詬病的地方,以住在天水圍的同學為例:

回校的路程:西鐵天水圍至紅磡 (需時40分鐘) + 東鐵紅磡至沙田(20分鐘) + 小巴65A / 83K至恒大 (30分鐘) 總共約1小時30分鐘(未計等車時間)

如一位在天水圍的同學要特意浪費1小時30分鐘乘車時間回恒大上一課小時30分鐘的課程, 豈不是非常不具經濟效益?

再者,學校在時間表上設定每一班擁有特定的補課及考試時間,以我的愚見其實是比較多此一舉,因為每個professor或者tutor最起碼教三至四班,他們的時間表比學生的更排得連針都插不下,要硬性規定他們補課的時間,豈不是要對教授們造成諸多的不便,但如果編時間表者說教授們可以不跟隨時間表上的時間進行補課,那學校所做的就如我所說真是多此一舉了,若繼續下去,無論對教授抑或學生都會造成相當大的不便,所以希望學校可以將之暫停。

其實,推出可以令學生自由選擇上課時間的系統並不是不可行的。記得於上一個學期一友人曾經就此問題與入學註冊主任作出討論,入學註冊主任當初的回應是: "唔係我唔想做,只係IT部同事話暫時做唔到"

但係,如果入學註冊主任同IT部同事係有心搞自由選擇上課時間的系統,相信只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畢竟,我校IT部人強馬壯,而且還有一位從中大工程系高薪招聘過來的協理副校長,這班人都是IT精英,相信對他們來說簡直是易如掌。相信直到今時今日仍然沒有自由選擇上課時間系統的出現,只是入學註冊主任與IT部同事缺乏溝通而已。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投稿:單吊九萬

2011年9月7日

見怪不怪 拍馬屁文化無處不在

努力工作,換取應得的報酬,是打工仔,正常的心態。工作有好的表現,得到上司的讚賞,得到升官或加薪,也是打工仔,在工作中得到的回報和滿足感。但這未必是必然定律。試設想以下情況。

你有否遇見過,下級對上級,溫柔備至,無微不至的嘴臉。或下級對下級,不瞅不睬,顧弄玄虛的情況。為了上位,你有否聽過,有人說三道四,說別人不是,為的是眨低別人,抬高自己。你有否試過,同事利用你的意見,當作自己的去討好上司。你有否見過,同事地位超然,是因為他日日面聖,油腔滑調,說盡上級想聽的說話,為的是要博取上司的歡心,年年升官發財好無奈你有否見過同事弄權操控人手分配也害了其他同事變相成了犧牲品在工作間,處處利字當頭,有利益便阿諛奉承,沒有利用價值的,就置諸不理,這種功利文化不可長。

若然在下,不是上述人等,一定痛恨此等文化。小人得志,君子鬱鬱不志。為什麼小人橫行當道?壞風氣如此助長?若不然偉大的上級愛受人吹捧,壞風氣不會一浪接一浪。其怪的是,原來在學院中,這情況比比皆是,與一般商業機構無異。還以為辦學術的,一定是出污泥而不染,在在是人上人,值得人尊敬。哀哉!若然我們偉大的上級,在心態上調節,忠言不是逆耳,油腔者不是等同有能力之徒,用工作表現為準則去判斷下級的辦事能力,相信此等機構,一定可以留住人心與人才。一屋無能小人,最終會換來失敗收場,望在位者能三思。要創造及推動公正、公平的工作間,一定是由上而下的。

特此聲明如有雷同,實屬巧合。可能亦都是普遍社會的現象,唉!不足為怪。真的要作詩助興一番。

新木蘭辭
職職復職職,小人好招積;
不聞佢政績,唯聞佢呵
問佢何所績,問佢何所識。
佢係無所知,更係無所識。
日日見大人,奏上喝采
軍書十二卷,卷卷題往績。
大人無所憶,小人為利益。
甘為你托腳,雞毛等你”next”
大人腳被托,小人眼迷離。
兩人同步走,安能見到大政績。

筆名:山寨花木蘭

宿位分配 機制混亂

近日,聽到不小同學於得知宿位分配結果後均怨聲載道,一看結果,遂得知恒管宿位分配程序混亂,含糊,更是黑箱作業!

舍監萬生於數月前製作了一份學生宿舍申請機制及分配宿位的方法調查,據稱用意是希望藉此份問卷調查得知恒管同學對宿位分配的意向,以便制定本年度分配宿位的機制,可是,由本次宿位分配結果看出,我校的入學註冊主任兼舍監先生看似自把自為,把宿位分配胡亂分配,令有需要入住宿舍的同學不能入住,反觀一部份較沒需要的同學更優先入宿,扼殺了有需要入住宿舍的同學一個機會.

眾所周知,恒管剛成立一周年,硬體(配套)方面略為不足,尤其以宿舍更為嚴重,宿位一向緊張,本年度更不例外. 先生竟在申請入住宿舍條款中加入一條苛克的條款: "學生宿舍入宿評分表B6: 2010-2011 曾申請入住學生宿舍,但未能分配入住一個學期之恒管同學, 可獲加15", 這條款有欠公允.

此問題將於以下舉例說明之. 就以本年度獲分配宿位的一位宿生作為例子, 該同學於生宿舍入宿評分表A部居住地區評分是獲得13(A13),可見他於居住地區評分得分並不高,並沒有入住宿舍的優勢, 但由於他於去年度曾申請入住學生宿舍,但未能分配入住一個學期,所以能獲取額外15, 該同學總分為28.

而大部分於去年成功入宿的同學,均是住在偏遠地區,以元朗天水圍為主, 但這些同學於今年均列進候補名單,換言之,即入宿失敗.但他們的居住地區評分是獲得22-24(A22-A24), 分數已是相對較高的一群, 卻被條例B6扼殺了寶貴入宿的機會,令一些較為沒迫切需要的一群優先入宿,實屬不公

其次, 萬生根據生宿舍申請機制及分配宿位的方法調查的學生意向, 於考慮學生入宿時將不優先考慮申請人家居建築面積,唯只同學得分相同,家庭居面積較細或家庭同住人數較多之同學可優先入住宿舍, 此條款更為不公. 意見歸意見,萬生卻沒有將實際情況作為主要考慮因素, 假如某一位同學家庭成員為7,而其家庭面積只有650,即人均生活空間只有約90, 這些同學應是相對地有急切需要學校的宿位, 萬生此舉是盲目地過份跟從"學生宿舍申請機制及分配宿位的方法調查"的結果,並沒有納入實際情況作為考慮入宿的條件, 有欠公允, 更令學生宿舍申請機制及分配宿位的方法調查"的結果有造假之嫌, 畢竟數字統計是人為的! 此外,參考八大宿舍申請, 其它院校均有將申請人家居建築面積及家庭成員人數列入主要考慮因素,本校應參考八大之入宿申請條款

另外,宿位不配其實含糊不清, 萬生直到現在仍遲遲沒有公佈2010-2011 宿生代表,學生會會長或幹事,學士系會會長或幹事的名單,實為糢糊! 而且,本人認為學生會及學士系會對學校更具影響力及有助學校發展, 其獲派宿位比例應比宿生代表為多, 因宿生代表事務較小,2010-2011 宿生代表卻全數成功入宿, 所以學生會及學士系會成員對宿位更有需要! 本人建議應減小宿生代表入住宿舍的比例,以撥予真正有需要的同學!

第四,據聞有宿舍於申請宿位時有造假之嫌,更有可能宿位分配實屬黑箱作業! 據報現任學生會會長於當年入宿時申報入宿時以身體不適(暈車浪)為名,成功入住宿舍,一住便是2, 可是, FACEBOOAK活躍的我, 於近日發現學生會會長竟然暈車不暈船浪,與友人一起參加船上派對, 樂在其中! 此外,暈車浪的她更不懼空中氣流,竟可以乘坐飛機到國外旅行,更於近日擔任組媽與一群組仔女乖坐交通公具玩CITY HUNT! 這樣的人,確實有需要入住宿舍嗎?而萬生於這些事上處理會否有疏失,造成黑箱作業之嫌?

萬生提出的四年一宿,並不是不可行的,但確有商榷之處. 於現時極度有限宿位情況下, 並不適宜實行. 宿位應分配予真正有需要的人,而不是好像分餅般,令人人有份,永不落空似的. 本人認為四年一宿是萬生參考八大宿舍申請方法履定, 有其可取之處,只是時間不適當, 四年一宿應在新宿舍大樓建成後始實行, 畢竟屆時宿位將大大提升, 此制將較易實行,大家也更易接受校方提出的四年一宿制度方案

而且,萬生制定預科同Degree既住宿比例同人數比例不符,HOSTEL總共有206個宿位, 56個分配給中七,但中七人數遠遠低於學士人數,但他們能夠獲分配四分一宿位,實屬不公.

綜合而言,萬舍監公務繁忙,作為入學註冊主任的他,經常為編定上課時間表而煩惱,瑣碎事一大堆,本人亦衷心感謝萬生多年來為宿舍事務無施的付出. 為希望萬生能夠專心致志其正常職務及為宿舍帶來一個更好的發展,本人建議萬生應歸還宿舍管治權予宿生,學生宿舍應於下個學期仿效八大宿舍管理方法,籌組宿生會,仿效管理香港一例,做到港人治港,令宿舍管理由宿生全權負責.

筆名:山邊九萬

2011年9月4日

何不多談談生命的「價值」

資本主義是一種將私有財產與經濟自由視為首要的意識形態。21世紀是資本主義實行幾近極致的年代,導至社會價值觀產生很大的改變。資本主義有多個面向,各有利弊,難以一概而論。然而完全放任私有財產與經濟自由的結果,終至社會貧富不均、分配正義不公,最嚴重的是資本人對民生物質惡意的壟斷、對勞工的剝削控制。

有人深受資本主義弊端的影響,怱視道德價值,甚至形成「笑貧不笑娼」的觀念,唯利是圖。世人追逐金錢名利自古已然,時至今日隨波逐利、物質為尚的風氣竟然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年輕人拜金的「志向」,讓同儕稱道,成年人推波助瀾,似乎連教育機構都放棄了教人逐夢、教人勵志的使命,每年AL放榜和大學爭世界排名,更是赤裸裸地暴露了不作他選的功利取向。

今天和年輕人說「志向」談「勵志」,猶似八股先生講論語,或許被嫌迂腐,却歷久彌新。別忘了使得世界美好的力量,除了物質主義還有以人為尊的人文主義。與其眼睜睜看着年輕人沉淪於物慾享樂,萬劫不復,何不多談談生命的「價值」。

投稿:藤子不二雄粉絲

2011年9月3日

恒管千奇百趣 — 週會

筆者是一名讀了一年的恒管學士生,開學前夕收到苦侯多時的時間表(暫時),本應望穿秋水,但驚見學科新品種 「週會」後,頓挫、無言。

崔姓校長曾言:「這裡還未是大學,但你們絕對是大學生」

在恒管,未可自訂時間表已成不爭之實。說好的大學呢﹖甲說指日可待,乙說拭目以待,說穿了都是要「等」。筆者認為與其望天打掛何不坐地起行,回想起威風的崔校長年初對我班所說的一席話:「這裡還未是大學,但你們絕對是大學生」。若我們是大學生,那麼請給我們大學生應有的待遇吧,那數十萬元的學費可不是俯拾即是的(這句話純粹個人感受),筆者只希望有一個大學化的時間表機制出現在恒管而已。

哪所大學有週會?

「等」是一個被動的舉止,更半點不由己。筆者在恒管讀了一年,雖非事事稱心如意,但總算比上不足下有餘。據悉大專部的副學士同學需定期參與週會,而且更要點名,將心比己,筆者深表同情。在此,筆者想強調一點,上年的恒管學士生是沒有「週會」這千奇百趣的,但在沒有任何預兆的情況下,今年橫空降生,在筆者的時間表上(筆者不能代表所有學士生,但願有共鳴)留下污點。試問全港有哪所大學是有週會的,若有請告知,筆者自當再撰文以正視聽。

我們還有自己的生活

若然說將週會強加於課程上是大錯,那麼編時間表的就是大錯特錯。借用國內的流行用語:「出這主意的人一定是腦子進水,編這時間表的人一定是腦子裝水泥」(言詞過激,見諒)。以我們二年級為例,將週會放在中午,要不就令同學不能早放,要不就令同學要遲放。若是此週會不存在,豈不恒管太平人人安樂。教授可以早些完成教學專心研究,學生可以預留時間兼職幫補生計(不要說學生不應打工,需專心學業的說話,這裡有很多學生需要獨力承擔高昂的學費,大學生補習賺錢司空見慣)。倘如筆者之流,學校與居所天南地北,時間表已不受己控,還要將時間投放在恒管獨家的「週會」上,情何以堪﹖我們還有自己的生活要顧的。

以後的路應該怎樣走﹖

上年眼看教授們勞心勞力,俯心甘為恒管牛,但身為學生愛莫能助。二零一一年春夏之交看見暫有成果,以為恒管能踏上正軌,朝向私大,以為管理問題已成絕響。今年未開學先氣憤,慨嘆「曲突徙薪無恩澤,焦頭爛額為上客」。但無論如何,都希望所有同學擔大學生的名,負大學生的責。借用蘋果傳奇steve jobs多年前在美國史丹福大學的演說作結:

你們的時間有限,所以不要浪費時間活在別人的生活裡。


不要被教條所侷限-- 盲從教條就是活在別人思考結果裡。


不要讓別人的意見淹沒了你內在的心聲。最重要的,擁有追隨自己內心與直覺的勇氣,你的內心與直覺多少已經知道你真正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

Have the courage to follow your heart and intuition. They somehow already know what you truly want to become.

投稿:山邊蘋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