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3日

恒管千奇百趣 — 週會

筆者是一名讀了一年的恒管學士生,開學前夕收到苦侯多時的時間表(暫時),本應望穿秋水,但驚見學科新品種 「週會」後,頓挫、無言。

崔姓校長曾言:「這裡還未是大學,但你們絕對是大學生」

在恒管,未可自訂時間表已成不爭之實。說好的大學呢﹖甲說指日可待,乙說拭目以待,說穿了都是要「等」。筆者認為與其望天打掛何不坐地起行,回想起威風的崔校長年初對我班所說的一席話:「這裡還未是大學,但你們絕對是大學生」。若我們是大學生,那麼請給我們大學生應有的待遇吧,那數十萬元的學費可不是俯拾即是的(這句話純粹個人感受),筆者只希望有一個大學化的時間表機制出現在恒管而已。

哪所大學有週會?

「等」是一個被動的舉止,更半點不由己。筆者在恒管讀了一年,雖非事事稱心如意,但總算比上不足下有餘。據悉大專部的副學士同學需定期參與週會,而且更要點名,將心比己,筆者深表同情。在此,筆者想強調一點,上年的恒管學士生是沒有「週會」這千奇百趣的,但在沒有任何預兆的情況下,今年橫空降生,在筆者的時間表上(筆者不能代表所有學士生,但願有共鳴)留下污點。試問全港有哪所大學是有週會的,若有請告知,筆者自當再撰文以正視聽。

我們還有自己的生活

若然說將週會強加於課程上是大錯,那麼編時間表的就是大錯特錯。借用國內的流行用語:「出這主意的人一定是腦子進水,編這時間表的人一定是腦子裝水泥」(言詞過激,見諒)。以我們二年級為例,將週會放在中午,要不就令同學不能早放,要不就令同學要遲放。若是此週會不存在,豈不恒管太平人人安樂。教授可以早些完成教學專心研究,學生可以預留時間兼職幫補生計(不要說學生不應打工,需專心學業的說話,這裡有很多學生需要獨力承擔高昂的學費,大學生補習賺錢司空見慣)。倘如筆者之流,學校與居所天南地北,時間表已不受己控,還要將時間投放在恒管獨家的「週會」上,情何以堪﹖我們還有自己的生活要顧的。

以後的路應該怎樣走﹖

上年眼看教授們勞心勞力,俯心甘為恒管牛,但身為學生愛莫能助。二零一一年春夏之交看見暫有成果,以為恒管能踏上正軌,朝向私大,以為管理問題已成絕響。今年未開學先氣憤,慨嘆「曲突徙薪無恩澤,焦頭爛額為上客」。但無論如何,都希望所有同學擔大學生的名,負大學生的責。借用蘋果傳奇steve jobs多年前在美國史丹福大學的演說作結:

你們的時間有限,所以不要浪費時間活在別人的生活裡。


不要被教條所侷限-- 盲從教條就是活在別人思考結果裡。


不要讓別人的意見淹沒了你內在的心聲。最重要的,擁有追隨自己內心與直覺的勇氣,你的內心與直覺多少已經知道你真正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

Have the courage to follow your heart and intuition. They somehow already know what you truly want to become.

投稿:山邊蘋果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